委托代理人李建新,男,回族,1980年9月1日出生。他是河南农业大学工作人员,住在郑州市金水区文化路95号。

委托代理人贾金荣,男,1955年4月12日出生,西阳县种子公司副经理,汉族,住在昔阳县新建路179号。

委托代理人马建军,男,1958年6月28日出生,汉族农业科学院干部汉族,住在太原市长丰街2号。

原告河南农业大学与被告山西省昔阳县种子公司的新植物品种纠纷案,经法院验收后,依法组成合议庭,法院审理此案。原告河南农业大学校长李建新,王同良,被山西省昔阳县种子公司代理人贾金荣和马建军指控。案件现在已经尝试过了。

原告河南农业大学声称,自2004年以来,被告山西昔阳县种子公司已从甘肃等地购买了大量原告,并已授权从甘肃等地种植新产品(郭申宇20000012)未经原告许可的。玉22(又称玉丹8703)新玉米品种,后包被公开销售为“乐宇”牌22玉米杂交种。它不按照《种子法》打印外袋和袋子的内部标签。被告的侵权行为不仅严重侵害了农民的合法权益,而且严重扰乱了农作物种子市场的经营秩序。同时,它直接侵犯了原告的新植物品种权,导致原告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法院下令法院命令:1。被告立即停止生产,销售和销毁新的“罗宇”牌22种玉米品种; 2.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和停止侵权的费用共计人民币30万元。诉讼费和保全费由被告承担。

第一套证据:公司法人证书,组织机构代码证书,工厂新品种权证书和第六年度年度支付证书。这证明原告有权合法有效地种植新品种。

第三套证据:原告从被告处购买的实物种子,种子袋正面和背面的副本以及被告发出的凭证,以证明被告卖掉了侵权品种。

被告的山西省西阳县种子公司认为被告没有侵犯原告的品种权,也从未生产过新的玉豫22玉米品种,因为被告分发的豫玉22玉米品种来源合法。 2004年2月,被告从昔阳县秦立强手中购买了18,500公斤豫玉22号玉米。秦立强的种子于2004年1月6日从河南金赛种子公司购买。2005年2月,被告再次集团承德种子公司购买了3,500公斤的豫玉22玉米。由于向农村销售了两年,剩下的种子包装遭到破坏。特别是金赛公司的包装受损。鉴于此,考虑到夏季储存的安全性,余下的玉宇22件被拆开并播出。种子行业的人都知道,原告已经授权向包括金赛在内的四家公司生产和经营豫玉22玉米品种。被告出售的种子是从金赛和长城购买的,因此被告没有侵犯原告玉宇22号玉米。种植新的品种权。原告豫玉22的品种权已依法终止。原告的新植物品种权未在第六年度年度支付证中支付滞纳金。因此,应终止新的植物品种权。被告在2006年初将其余的玉米22玉米包装在自己的包里并不构成侵权行为。被告的行为有其原因,而且数量很少。虽然违反了“种子法”的有关规定,但并未违反保护植物新品种的规定。我们还必须承担行政法律责任而不是民事侵权责任,并接受行政机关的管理。惩罚。总之,被告分发豫玉22种玉米品种的行为并不构成对原告新植物品种权的侵犯,并要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上述证据证明被告是具有法人资格的合法成立的法律组织。被告在山西省范围内经营各种农作物种子是合法的。

上述证据证明,被告人经营的18000公斤豫玉22玉米种子是从秦立强合法购买的。

上述证据证明被告18,500公斤豫玉22种玉米品种是由河南金赛种子公司的秦立强合法购买的。

上述证据证明,被告分发的“长城”牌玉米杂交种(包括3,500公斤豫玉22玉米)均经中德集团承德长城种子有限公司合法授权购买。

证据14.情况表明,被告分发的豫玉22玉米种子的来源,数量,销售和现有库存,被告拆除了原有的小包装,并使用了自己的小包。

证据15.豫玉22号玉米权利公告,证明河南金赛种业有限公司和中驹集团长城种子有限公司由豫玉22玉米合法生产和经销,并经河南农业大学授权。

证据16.豫玉22购销账户,证明了被告购买和出售的玉豫22种玉米的数量,销售价格和数量。

证据17.实际的袋子,即证明被告拆除的原始小包装的豫玉22玉米,是金赛公司和长城公司。

法院组织双方交换证据。双方发出以下证据:被告不反对原告第一批证据的证据,并且不反对证据的有效性3;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原告的新植物品种权已依法终止。对第二组证据被告的工商业信息不存在异议。对第三组证据对象,种子袋和信用卡没有异议,并且承认原告出售。对第四套证据没有异议。

原告不反对被告的证据一,二,三。证据四的甲方签字和被告的签名不是同一个人。无法证明秦立强和秦立强是同一个人。被告的证据与案件无关。证据五出现在秦武强的案件之外,与案件无关。证据发票上没有日期,是原告发的普通发票。这种证据的形式是非法的。收到证据的时间是2004年2月16日,发生在被告证据的第28天之前。秦立强不是秦立强,证据与此案无关。八名被告的证据没有原件,因此他们反对其真实性。证据N的盘问意见与证据8相同。证据10由于被告无法证明该记录的被告是秦立强自己的声音,其形式,合法性和相关性均不符合证据规则。签署证据十一协议没有日期。本协议第4条没有开始日期。无法推断合同的有效期。该协议也与案件没有直接关系。证据12没有原件,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要求。没有人反对证据合法性的真实性十三,但对相关性存在分歧。 “秦立强”中的第十四证据,而不是秦立强,保管人在此案中有利害关系,而这一证据不能作为证据。证据十五,我们没有异议。证据十六,不符合会计档案的要求,这些档案页面不能作为豫玉22玉米销售的完整账号。证据17与案件有关。

根据被告西阳县种子公司在山西省的申请,法院于2004年2月10日转移了昔阳县工商局的有关资料,依法查处秦立强的非法销售情况。从工商局的调查可以看出,秦立强在签字时曾经使用过“秦立强”这个词,被告提交的证据中的“秦立强”在写作习惯方面也是如此。字体。因此,法院认为秦立强和秦立强属于同一个人。原告河南农业大学对证据发出以下质疑意见:不反对人民法院取得的证据的合法性,不同意证据本身内容的真实性。

法院承认原告的第一套证据,第二套证据,第三套证据和第四套证据。根据农业部的有关规定,原告的付款日期合法有效。因此,被告认为原告专利付款收据的日期已经过期,专利品种权已依法终止,法院不予受理。法院承认被告的证据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证据十是因为无法证明录音的人是秦立强本人,所以法院不承认。法院在第十一,十二,十三和十五中批准了证据。在第十四个证据中,托管人是被告的雇员并且与被告有利害关系。因此,店员的证人证词不接受这封信。 16日的证据是被告的金融账户。不能证明它是豫玉22玉米品种销售的全部账户,所以本院不接受这封信。证据不符合证据规则的要求,不予法院承认。

2000年5月1日,原告河南农业大学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颁发的玉岩22号玉米新品种权证书。品种权是CNA19990006.X。河南农业大学是唯一的品种所有者,授权襄樊正大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中财集团承德长城种子有限公司,北京奥瑞根种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和河南金赛种业有限公司。有限公司生产,包装和销售。品种的权利。 2004年1月6日,河南金赛种业有限公司与山西天元种业有限公司签订“豫玉22号种子代理协议”,同意由山西天元种业有限公司出售。作为豫玉22的玉米品种山西昔阳的独家代理商。随后,山西天元种业有限公司和秦立强签订了销售代理委托书,辩称秦立强卖掉了公司的种子。 2004年2月10日,由于秦立强在销售种子时违反了商业行为,昔阳县工商局对其进行了查处,查获了豫玉22等品种的种子,然后将其交给了他们。到昔阳县种子公司进行储存。 。 2004年2月27日,秦立强与昔阳县种子公司《协议书》签订合同,规定秦立强将分销由他出售的豫玉22等9个品种的种子共计32,520磅,这将是由昔阳县种子公司出售。决定不分发种子,昔阳县种子公司支付了相应的价格。

还发现,在收到秦立强的种子后,被告喜阳县种子公司将大米干燥以防止水分和霉变,然后使用“乐宇”牌22玉米新产品

(1)原告对新植物品种的所有权。原告河南农业大学于2000年5月1日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颁发的“豫玉22”玉米新品种权证书。品种权为CNA19990006.X。品种权是合法且有效的。被告认为原告的专利权因支付期限到期而被合法终止,法院不遵守农业部的有关规定。

(2)被告是否构成侵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62条,“在专利权人制造或专利权人制造的专利产品之后,产品的使用或者销售不得视为侵犯专利权”。也就是说,如果任何专利产品经专利权人或他授权的其他人同意在中国市场销售,则该产品继续分发,转售等,专利权人无权讯问,分发活动不构成侵权。

权利用尽原则也应适用于植物新品种的权利。对于由品种所有者出售或已经同意出售的许可品种的繁殖材料,品种所有者无权阻止其他人在销售后进一步销售或使用繁殖材料。品种所有者对此特定材料的专有权在销售区域不再有效。总之,在保护新植物品种时,在每个生产周期中,品种权利人只能行使一项权利并获得报酬。确认一次性用尽权利原则是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即生殖材料市场首次被市场权利人授权。

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河南农业大学授权河南金赛种业有限公司生产,包装和销售豫玉22玉米品种。 2004年1月6日河南金赛种业有限公司与山西天元种业有限公司签订合同。豫玉22号种子代理协议“,经山西天元种业有限公司同意为独家代理在山西省西阳市销售豫玉22号玉米种子,随后,山西天元种业有限公司和秦立强签署了销售代理授权书,辩​​称秦立强出售其公司的种子。被告西洋县种子公司是一种合法获得的豫玉22玉米品种,由秦立强支付。因此,原告称“被告的山西省西洋县种子公司,未经原告许可,先后从甘肃等地购买原告,并授予新的产品权(郭申宇20000012)由农业部(国家聚玉20000012)。玉丹8703)新玉米品种“本医院不支持。

综上所述,《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128条,判决如下:

如果您不同意本判决,您可以在判决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法院提出上诉,并根据另一方的人数提交一份副本,并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